一只Yvette

世界葬我以诗

堃来自北方的小城,那里四季分明,潮湿又温暖。堃对这个城市有极大的依恋,又决绝的想要逃离。他曾经试图走遍整个国家,寻找那虚无缥缈的归属感。
堃觉得自己有些可笑,对于这个降生、长大的城市,他却只有熟悉。他最后定居在一个大城市,找了份平凡的工作,安稳的住下来。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。
堃并不富裕,且多病。不说从小带着的痼疾,感冒发热之类的小病对他来说简直司空见惯。

堃是在医院遇到的琛。

琛被鱼刺卡了嗓子,两个朋友嘲笑着把他围到医院,放在一楼的等候椅上就去挂号。
琛坐到了堃的旁边,堃在吊水,昏昏欲睡。琛眼瞧着透明的液面下降到不能再下降的低度,楞了一秒,嗯嗯啊啊的推醒了歪着脑袋的堃。
堃迷迷糊糊的被推醒,没来得及向琛致谢就急急忙忙的叫了护士,然后按着手背向琛点了点头。
琛不能言语,伸出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喉咙,又使劲摇了摇手。

“你...不会说话吗?”堃还有点刚睡醒的迷茫。
“......?!?!”琛瞪大了眼睛,对堃的脑洞表示否定。又努力比了两个连自己也看不懂的手势,堃当然看不懂,一脸尴尬的向琛点了点头表示感谢,甚至比了个手语的谢谢。
“...”琛彻底认输了,向堃抱拳表示,兄弟不必谢。
堃还没松开手上的贴布,就坐在椅子上呆呆的坐着。正是冬天,医院即使开了空调也并不暖,刚才急忙叫护士的时候,堃盖在身上的衣服掉到了身后。他受着突然的冷,打了个喷嚏。
琛不由得叹了口气,一脸无奈的站起来帮他把衣服披好。想了想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上去。
“我只是鱼刺卡了嗓子!不是不能说话!BTW不用谢啊哥们儿,在这儿遇到同病相怜同病相怜啊!”
堃看着举到鼻子前的手机,愣了几秒,噗嗤笑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